堂峦站起身



  「我之所以不喜欢张扬,是因为我没有把握。如今我手中有二十万精锐部队,整个裸兰城谁还是我的对手,我难道还怕张扬吗?」

  「迪斯兄,你不觉得对不起远瞻大人吗?」

  「远瞻大人会觉得他对得起那一百多万的战场冤魂,和他们身後上千万的悲痛的亲人吗?当初我等上言,让大人放弃林殿下,守住黄湖──就因为他的一意孤行,百多万的生命已化作尘土矣!」

  堂峦叹了一口气,知道迪斯罗利说的是实情,却也不好反驳他。

  「所以,我希望堂兄能和我一起做这件事情,凭我们两个人的威望,清影家族虽然很大,但直系里也只有清影秀那个小丫头,兰家的人更是白痴一个,不足为虑,我们是手到擒来。到那时候,我们也不用立什麽统领,只要在议会里分派一些主管各个部门议员就可以了,只有这样才能团结裸兰市民,打退神族的进攻。堂兄是聪明人,应该知道此时此刻,这样做才是最明智的!」迪斯罗利阴险的看著堂峦。

  「那有什麽区别,议员分管各部门,最後还是要听你这个议长的,只不过是换了个名称而已!」心里这样想著,朗声问道:「迪斯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?」

  「堂兄不该再问这麽幼稚的问题了!」迪斯罗利冷笑道。

  「堂峦世代效忠清影家,问心无愧。此次失败是全体统治层的错误,是我们没有辅佐好大人,与清影家的统治并不矛盾,况且,历史上的清影家对人类付出过很多,也有过巨大贡献,堂峦绝不忍心叛之!」

  堂峦铿锵有力的回答,完全在迪斯罗利的意料之中,所以他并没有意外:「那麽,堂兄,我们将会是敌人了!」

  堂峦站起身,向门口走去,忽然回过头来:「迪斯兄办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,堂峦将是最大的障碍!」

  「好说好说,我将尽力祛除这个障碍!」迪斯罗利站起身一拱手,冷冰冰的说道。

 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的对视了一下,堂峦知道,他已经成了裸兰城里最不安全的人物。

  城里乱成了一团,各种「打倒清影家」的口号随处可见,人们的话语里已经对清影家族深深的绝望,只希望他们快点下台。

« »

Comments closed.